您现在的位置云拓新闻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体系教育-《纲要》特别提出了发展青少年身体素养的目标要求

18000元错发业主

原標題:「身體素養」將成為青少年體育關鍵詞

而在國際上,「身體素養」的概念已出現了80年。1938年,美國的《健康與體育教育雜誌》刊登的文章就提出,公立學校應對學生的身體素養和心理素養負責;1993年以後,這個概念在西方國家普遍開始付諸實踐;2010年,國際體育科學和教育理事會(ICSSPE)明確提出身體素養是體育教育的結果;201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身體素養」作為體育的目的之一寫進新的《國際體育教育、體育活動和體育運動憲章》。北京體育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任海曾向媒體介紹,關於「身體素養」的理念已經被越來越多的國家接受並付諸實踐,英、美、加、新、澳等國已經將此提升到國家層面,甚至作為體育政策的依據。

為直面積弊,《綱要》中「三大球」被單獨提出,明確要「全面推動足球、籃球、排球運動的普及和提高」。李建明表示,「此舉是為了更好地凸顯它們在整個體育發展過程中的帶動作用,擴大它們的影響力和參与人群的受眾面。」而青少年必然是受益當下、改變未來的重要對象。

他提到《綱要》「提高競技體育綜合實力,增強為國爭光能力」戰略任務中「推動青少年競賽體育和學校競賽體系有積極融合」的表述,認為我國青少年體育後備人才的培養中長期存在競賽體系體教分離的情況,如果沒有從國家層面對青少年體育競賽體系和學校競賽體系進行融合,將不利於後備人才的培養,而這種「多部門合作多主體參与的金字塔式的體育競賽體系」必定需要協同共建。

2018年5月19日,河南安陽,河南省體育運動學校大型運動場上,來自新鄉市紅旗區青少年活動中心的參賽選手鄭博文正在進行「『凌雲』手擲模型留空時間」比賽。視覺中國供圖

同樣提及「身體素養」的,還有在《綱要》「落實全民健身國家戰略,助力健康中國建設」的戰略任務中,促進重點人群體育活動開展的部分,「將促進青少年提高身體素養和養成健康生活方式作為學校體育教育的重要內容,把學生體質健康水平納入政府、教育行政部門、學校的考核體系,全面實施青少年體育活動促進計劃。」

汪曉贊表示,「兒童基本動作技能的發展主要是在10歲以前,這對於其以後的運動能力發展、大腦執行功能開發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以「三大球」青少年培養為例,一個孩子3至6歲是身體發育的關鍵時期,要強調走、跑、跳、攀、拋等基本動作技能的形成,這些基礎技能打好了,再去進入到足球、籃球等專項技能的學習,將會更有成效。

在新中國即將迎來成立70周年華誕之際,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體育強國建設綱要》(以下簡稱《綱要》),部署推進體育強國建設,把「體育強國夢」和「中國夢」緊密連接。

「不是體質、體能或身體素質,而是身體素養。」鍾秉樞表示,這是在國家層面的文件中,首次明確提出提高青少年身體素養的問題。他介紹,四五年前,教育部便着力研究學生髮展的核心素養,「就是學生應該具備能夠適應終身發展和社會發展需要的必備品格和關鍵能力。」因此,「素養」成了由知識、能力、品格等共同構成的綜合品質,「蘊含情感態度和價值觀。」而體育學科提出的身體素養,則包括運動能力、健康行為和體育品德,強調「通過學習體育能帶給人們什麼」?

選擇9月發佈《綱要》,在首都體育學院校長鍾秉樞看來「恰逢其時」,「既是對新中國成立70年來體育事業發展的回顧與總結,又是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對開啟建設世界體育強國新征程給出如何應對風險、化解危機、檢視問題、迎接挑戰的戰略部署。」

改善青少年健康狀況的問題,在教育部青年長江學者、華東師範大學體育與健康學院黨委書記汪曉贊看來「十分迫切。」她對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表示,「軟、硬、笨、暈」這4個字可以形容我國青少年體質健康的狀況,「骨頭軟、肌肉僵硬、動作笨拙,平衡性差容易摔跤」。她注意到,近年開學軍訓,學生暈倒已非鮮見現象。

因此,《綱要》中明確提出「身體素養」,在鍾秉樞看來,「是一種觀念引領,是未來推動全民健身、促進青少年體育發展的思路。」從「素養」的角度出發,將不再簡單停留在「體質」「技能」層面,「這是提醒我們,真正要增強國民體質健康,建設體育強國,更要關注的是民眾對體育的觀念問題。」

國家體育總局政策法規司負責人在介紹《綱要》起草過程時提到,徵求意見稿徵求並採納了41個中央和國家機關部門的意見,《綱要》上報國務院后又正式徵求了39個相關部門的意見。而在《綱要》「政策保障」中已明確,「體育、發展改革、財政、稅務、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公安、教育、文化和旅遊、衛生健康、科技、民政、外交、住房城鄉建設、自然資源、農業農村、殘聯等部門和單位要建立目標任務分解考核和動態調整機制,確保體育強國建設目標如期完成。」

在鍾秉樞看來,正如發展「三大球」離不開青少年體育一樣,青少年體育正是這一鏈條中最核心的一環,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在《綱要》的全民健身、競技體育、體育產業、體育文化、對外交流的五大戰略任務中,青少年體育的發展實際上已融入到不同板塊之中,這樣也意味着體育強國藍圖中發展青少年體育需要跨部門協同,「不是體育一家的事兒。」

「現在體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比較突出。」李建明以體育發展的項目不平衡為例表示,「現在競技體育很多是中國傳統優勢項目,但是作為集體類的、受眾比較多的、參与人群比較廣的『三大球』,目前在中國發展得還不夠好。」在剛剛結束的2019年男籃世界盃上,無緣直通東京奧運會的中國男籃暴露出的問題讓更多人認識到,邁向體育強國的路徑需要全民支持,幾代人共同為之努力。

而在《綱要》9項重大工程中,青少年體育發展促進工程單獨分段提及「推進幼兒體育發展,完善政策和保障體系;推進幼兒體育項目和幼兒體育器材標準體系建設,引導建立幼兒體育課程體系和師資培養體系」恰有針對性地點出癥結所在。

而陝西師範大學體育學院院長史兵則公開發文表示,「《綱要》特別提出了發展青少年身體素養的目標要求。身體素養是體育教育的結果,是兒童、青少年全面發展和取得成就必不可少的基礎。兒童青少年時期打下身體素養的基礎,才能在其一生的各個時期根據內外環境的變化不斷加以完善,通過運動參与、體育組織和運動環境保障青少年健康成長,充分體現了《綱要》在全球健康理念上的創新。」

在鍾秉樞看來,「跨領域、跨部門的協同發力,契合了青少年體育發展的特性。」比如,在青少年體育工作推進中,離不開體育、教育、文化、共青團、衛生、婦聯、財政等相關黨政部門,也離不開體育及非體育的社會組織、各類學校、社區、企業、家庭,等等。

除了把「身體素養」擺在高位,《綱要》強調幼兒體育的發展更令汪曉贊「備受鼓舞」,長期從事幼兒體育研究的她表示,國內缺乏幼兒體育國家標準、師資、專門的體育類課程、對幼兒基本動作技能發展的關注等現狀,正在阻滯「身體素養從娃娃抓起」的圖景的實現。

《綱要》分別提出了到2020年、2035年和2050年的短、中、長期戰略目標,列出五大戰略任務和九大項目工程,為建設體育強國提供了「時間表」和「路線圖」。而解決實際問題,正是腳踏實地走好體育強國路的關鍵,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李建明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體育強國建設要堅持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目標就是要使我們整個體育更加協調。」

「青少年體育發展是一個網狀的龐大體系,落到實處時,需要構建一個青少年體育治理體系,以及提升青少年體育治理能力的現代化。這是我們改革的一個重要目標,而這樣的體系又需要全社會共同參与建設。」鍾秉樞說。

作為能集中展示體育教育功能的集體運動項目,《綱要》中對「三大球」的強調,除了為項目的普及與提高培育土壤,更在一定程度上讓其成為先行載體,促使更多青少年投入到體育運動中去,從而增強學生體質、強化以體育人的功能,助推《綱要》中「到2035年,青少年體育服務體系更加健全,身體素養顯著提升,健康狀況明顯改善」的戰略目標的實現。

今日关键词:沙漠变“雪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