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云拓新闻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健康ADHD-不是「精神科医生」或「临床心理学家」

王宝强冯清疑同居

「變性」(Transgender),不論是「男變女」,「女變男」,在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章程下,都不當作為病態。換句說話,這些人不需要接受治療。西方女權運動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性別問題的激辯隨之蔓延,經過半世紀的鬥爭,左翼思想佔了上風。歐美大部分國家早已將「同性婚姻」合法化,WHO跟着潮流宣稱:「變性健康問題已不被歸類為精神和行為障礙。」最新的指引是「性取向的歧異」,變成「性行為健康」的一個章節。WHO的一位專家更強調:「變性實質上不是一個健康問題」。很多人權組織同聲附和,認為這是「全球人類的性解放」。

有不少人認為男童患有ADHD的數字比同齡的女童多,原因是男生在課室中搗蛋胡鬧的情況較為普遍,其實這是一種錯誤的「定性」(Stereotyping)。ADHD是腦部神經發展的障礙(Neurodevelopmental Disorder),無男女之別。同樣,青少年患上「飲食失調」(Eating Disorder),未必一定因為家庭問題和遭受壓力。女生的表面行為不同於男生,而得不到適當的診斷和治療,可能遺害她們的一生。ADHD有兩大徵候:一是缺乏專注力,二是過度活躍/浮躁。患者最少有一種症狀,或者兩者俱備。診斷精神病需要兼顧心理和生理兩方面,不能被表面現象吸引所有注意力。

港大醫學院於七月發表了「抑鬱症氾濫成為瘟疫」的研究報告,指出當今世代的香港,幾乎十人中有一個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鬱症。全球患抑鬱症的人數迅速增加,是有目共睹的。雖然抑鬱症並不是傳染病,但會隨着社會氣氛的轉變,傳媒鋪天蓋地的報道某些消息,使部分市民的情緒受到困擾,而產生「精神上的傳染」。普通傳染病,一般都可以預先注射疫苗,減低傳染的機會。但抑鬱症在可預見的將來,都沒有有效的疫苗。於是,精神健康教育可能是一種「另類疫苗」。

ADHD的部分病人容易善忘,要掙扎整理問題,一下子便會分心;另外,一些躁動者努力去克制衝動,極希望冷靜,但總是事與願違,在失去控制之時,便會插科打諢。事實上,男女ADHD的患者,他們的「徵狀嚴重程度」,是有所不同的。男童的徵狀較為極端和廣泛,女童可能在遺傳因素下,得到若干保護作用,所以呈現的問題較輕,這個現象和自閉症(Autism)的情形相似。在這個情形下,ADHD的男女比例以前的推算是10:1;最新的研究,則改變為2:1。在社會規範下,ADHD的女童多不會如男童般展現騷擾性的行為,例如,在課室中與老師和同學產生各種的爭執及肢體衝突。另一方面,患有ADHD的女童,會有多言(Over-talkative)的傾向,但只被誤認為比一般男童較善於交際,因此她們的反叛性不容易被教師和家長發覺。

上述的轉變很快。ICD-10(國際疾病分類第10版)聲稱性別認同障礙,是精神和行為的毛病,但不要將之標籤。但未幾,ICD-11將上述指引修訂為:「性別趨向的歧異,是一種明確和有持續性的個人性行為和本身性別,所產生的不一致結果。」WHO因此要求成員國在二○二二年前,準備好立法、醫療和相應的措施,正式迎接這個新時代的到來。

還有,在以訛傳訛中,社會普遍認為女童的專注力不及男童,在最新的研究中已經否定了這個迷思。不過,ADHD女孩日後患上抑鬱症的個案,確實比男孩多。女生如果同時出現專注力不足和過度活躍的行為,當她們成長後,爆發自毀(Self-destructive)的危機較高;由抑鬱和焦慮,惡化成企圖自殺的事件,是屢見不鮮。

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陳仲謀醫生

ADHD無男女之別以下便是幾則有關精神病研究的成果,但不為社會人士所注意:

港人在不同的年齡層,都會患上各種類型的精神病,數目和嚴重性皆有增無減,可見我們的抗疫能力十分薄弱;追本溯源,是大家早年沒有接受過有系統的精神健康教育。有些電台健康節目主持人,仍然稱呼專業的精神治療人員是「心理醫生」,而不是「精神科醫生」或「臨床心理學家」。所以,有關當局推行全民「精神健康教育」,並不斷更新最新的研究成果,向大眾廣為宣傳,以正視聽,實是責無旁貸,使市民能掌握正確的資訊。

理論上,及早確診兒童患上ADHD,而加以適當的藥物治療,應該能夠減輕病情。可惜,事與願違,「病向淺中醫」,這句金石良言,在這種精神病中,卻行不通。ADHD是一種長期病患,不同於長時間吸煙的人士,可以用各種方法戒除,而是要就個別患者的病情,實施針對性的治療,以增加藥物的效力。以下數點是輔助和增強藥物治療的措施:經常運動、健康飲食、滴酒不嘗、避開咖啡因,在心理上不要自責。隨着腦部神經系統研究發展一日千里,這種頑疾亦可能很快會出現突破性的解決方法。

圖:性取向是天生還是受後天影響,至今未有定論

ADH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的男童是否遠多於女童?

筆者個人認為醫學知識因研究新發現,有長足進步,造福人類,修正謬誤,改善生活質素,蕩滌心情,當然是好事。但是一個科學組織的決定,滲入「政治考慮」,這樣或者會自毀長城。

性取向受什麼影響最近,以色列右翼政府的其中一個極右閣員,公開宣稱可以用方法改變「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恢復他們「正常的性取向」,引起該國輿論的激烈爭議。究竟不同「性取向」是先天或後天的影響較大,現在還沒有定論。

撇開主要宗教的教義不論,「變性」是否一種精神和行為障礙,目前仍然得不到整體的共識,WHO貿然倉卒作出一個這樣重要的決定,罔顧其他國家,特別是亞洲地區的主流意見,這樣將會嚴重削弱WHO的權威和認受性,其七十一年來的成就可能蒙上若干陰影。

今日关键词:王思聪新增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