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云拓新闻网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用户文胜-美图2013年以来业绩情况(亿元)

                            女驴友被吹落悬崖

                            2013年美圖提出手機項目后,一度隱身的蔡文勝出任董事長。但無論是蔡文勝還是吳欣鴻,都缺乏大型互聯網公司和重資產行業運營的商業經驗,和蔡文勝此前進入的領域相比,智能手機顯然是一個更加複雜,且難以賺快錢的領域,過往的經驗不再適用了。

                            在新戰略確定后,美圖開啟了大刀闊斧的整頓,一大動作便是剝離不賺錢的手機和電商業務,向外界宣示轉型社交的決心。

                            美圖不美 六年虧損超120億

                            股價持續暴跌 創始人財富縮水百億

                            但是,即使未來美圖在社交方面有所突破,也可能需要承受更高的獲客成本,且依舊面臨變現難題。未來很長一段時期內,廣告將是美圖最為核心的利潤驅動點。美圖曾稱,其用戶約70%為女性。這種用戶結構,意味着客戶選擇面窄、形式單一等問題。更加重要的是,一旦過多、多長的廣告影響用戶體驗,引起反感,就會出現用戶流失的風險。這顯然不符合美圖轉型社交的初衷。

                            無奈之下,美圖決意剝離不賺錢的手機和電商業務,並在今年耗資近31億港幣收購遊戲公司和招聘網站,還抱起了華為大腿,甚至還想在大眾護膚和健康領域施展拳腳。

                            B端客戶的皮膚檢測儀美圖宜膚(meitueve),並在6月底成立上海美圖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吳欣鴻出任執行董事。

                            但美顏相機和美拍並不樂觀,均出現下降,今年6月分別為7720萬、977萬(美拍僅包含應用內),其中美拍相較去年12月更是大幅下降近25%。這也直接導致今年上半年美拍直播每月付費用戶大幅下降86%,相關收入大幅減少71%。

                            注:均為未經調整數據即便是在剝離不賺錢的智能手機和電商業務后,美圖依舊難以盈利。今年上半年,美圖實現營收4.64億元,同比下降近5%(2018年同期為剔除手機等業務后);凈虧損3.78億元,經調整后虧損1.72億元。美圖預計,今年將繼續虧損。

                            看看財報上的數字,就能知道美圖過去到底有多慘。2013年以來,美圖年年虧損,截至今年上半年已合計虧損超過120億元(含2016年因可轉換優先股換股造成的62億元虧損),而同期營收規模合計僅有107億元左右。

                            美圖秀秀用戶數量雖然總體穩中有增,但增速緩慢,瓶頸顯現,特別是存在同行競品的情況下。多位女性對投中網表示,並不是非常喜歡美圖秀秀的自拍,更加青睞輕顏相機、B612等應用。同時主打拍照的OPPO、VIVO系列手機及華為等手機自帶的美顏功能,使得美圖秀秀不再無可取代。「對於一個愛美的女性來說,手機里不可能只有一款美圖秀秀。」最近半個月都沒有使用過美圖秀秀的魏女士說。

                            但短視頻領域已形成抖音、快手兩大頭部應用,其中抖音日活已突破3億,快手突破2億,且二者還在渠道、內容、形式等方面發力以爭奪用戶。另據Questmobile數據,今年6月,抖音和快手新安裝用戶在短視頻行業的佔比合計超過73%,而在剩下不到的27%市場中,還有騰訊微視、火山視頻、西瓜視頻、秒拍等群狼環伺,美圖生存空間嚴峻。

                            在過去十多年的發展中,美圖經歷了從軟到硬,再去硬從軟的戰略性變化。這種戰略層面的反覆,或者善變,反襯了其變現的艱難。究其原因,美圖自身並非「非用不可」和「不可取代」的工具屬性,決定了用戶「用完就走」的特性,最終導致其變現艱難。換句話說,3億用戶只是在薅美圖羊毛,卻從未想過為美圖貢獻利潤。

                            這些內外突擊,也進一步顯示出美圖管理層的經營焦慮,其力圖以廣撒網的方式尋求到一種合宜的用戶變現模式。短期來看,這些動作都不會為美圖虧損現狀帶來實質性的改變。

                            此外,蔡文勝之子Cai Rongjia也在2017年二季度減持套現超9億港元,此前表態不減持的蔡文勝,被自家人啪啪打臉。

                            Limited持有美圖近11.27億股份(佔比約為26.67%),吳欣鴻直接及間接通過Xinhong Capital

                            但事實證明,手機和電商方面美圖都做得很不如意。2015年至2018年美圖手機合計僅賣出343萬台(見下圖),雖然一度為美圖貢獻了超過九成的收入,但與華為、小米等無法相提並論;去年美圖手機銷量更是同比腰斬,均價雖創出新高,但虧損達5億元,電商業務也虧損2億元。

                            Limited合計持股近5.68億股(佔比約為13.45%),分別對應最新市值約20.40億港元、10.28億港元。

                            美圖月活用戶變化情況(萬)注:2019年為經重列數據(美拍不包括應用外數據)

                            Capital Limited、Baolink Capital

                            憑藉這些原始資金積累,蔡文勝跨界做起了天使投資。除了美圖秀秀,他還投資過暴風影音、58同城、4399遊戲等多家互聯網公司。2012年,蔡文勝成立隆領投資,專註互聯網和TMT領域投資,並逐步實現了新三板、A股、港股、美股的資本市場布局。

                            與此同時,美圖也在加快內部業務拓展,意圖在競爭激烈的大眾美膚和健康行業施展拳腳。今年先後推出AI概念的潔面儀(meituspa),以及面向美容機構等To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美圖業務結構發生了巨變。互聯網業務(包括在線廣告、互聯網增值服務等)成為美圖近乎唯一的收入來源,佔比達到99.7%,以手機為核心的智能硬件收入佔比則僅有0.3%。這背後是美圖由重資產向輕資產模式(從硬到軟)的轉變,先前核心的手機業務已淪為非經營持續業務。

                            美圖今年8月底的公告顯示,目前蔡文勝和吳欣鴻作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美圖約16.95億股股份(佔比約為40.13%),對應最新市值近30.68億港元;其中蔡文勝通過Longlink

                            從2008年以一款自拍美顏神器美圖秀秀起步,美圖圍繞美先後推出了美顏相機、美拍、BeautyPlus等應用。截至今年6月,美圖月活用戶總規模約為3.08億;其中美圖秀秀在同類應用中居於頭部低位,同期月活用戶約1.23億,相較去年12月增長約5%。

                            顯然,太晚入場的美圖已經失去了獲取更多用戶的最佳時機,而缺乏渠道和優質內容將是美圖推進社交布局的軟肋。稍許欣慰的是,美圖方面稱,2019年6月,美圖秀秀的社交用戶日均使用時長超過12分鐘,而在社交轉型前僅有約5至6分鐘,顯示用戶粘性有所提高,但這並未對公司業績產生助益。

                            沒有哪一家公司不想賺錢。美圖也曾想攜用戶進入智能手機和電商領域,但自2013年以來其已合計虧損超過120億元(除特指外均為人民幣,下同),相當於蒸發掉兩個最新市值的美圖。

                            面對股價的持續下跌,蔡文勝坐不住了,其不僅多次公開放話稱美圖被低估,還親自入場。據Wind統計,蔡文勝和吳欣鴻在自2017年12月之後的一年裡,先後合計增持9次、耗資2.19億港元增持美圖,甚至還蹭起區塊鏈的熱度,但均無濟於事。美圖至今仍難改跌勢,蔡文勝及吳欣鴻兩位創始人的財富持續縮水。

                            「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美圖正在向新的里程碑邁進。」美圖首席財務官顏勁良曾在今天3月的業績發佈會上如是說。但或許,美圖最困難的時刻才剛剛到來。

                            在美圖上市之初,蔡文勝和吳欣鴻合計持股約39.43%,對應初始市值達141.70億港元,目前已蒸發超111億港元,其中蔡文勝縮水達73億港元。2018年5月,蔡文勝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其人生的第二個願望是建立一個市值達到百億美元的公司。

                            轉型動作頻頻 發力社交難破局

                            這家起步於2008年,以「讓世界變得更美」為使命的公司,目前號稱擁有3億多的用戶,但是如何變現一直都是橫亘在美圖管理層面前的世紀難題。一年前,美圖宣布實施新戰略「美與社交」,但用戶數據及經營狀況顯示這一戰略並未奏效,這家公司依然在尋求變現的道路上苦苦掙扎。

                            目前,美圖秀秀不僅上線了短視頻,還在8月推出私人相冊功能,目前仍在內測。吳欣鴻此前表示,美拍也將作為美圖社交戰略的一個支撐點。

                            文丨梁昌均相比2017年高點,美圖(1357.HK)最新市值已經暴跌超過90%。

                            美圖正在嘗試作出改變。2018年8月,美圖宣布「美與社交」的新戰略,其核心是將美圖秀秀轉型為社交媒體平台。這一次,美圖能否賭對?

                            致力於「讓世界變得更美」的美圖,自己的日子過得一點也不美。

                            無論是美圖秀秀,還是美顏相機,都屬於典型的工具型應用。這些工具的特點並非用戶所「必需」,換句話說,用上了更好,不用也無妨。這決定了用戶用完就走的行為習慣,導致用戶粘性不強,更別說形成較高的品牌忠誠度。多位喜歡晒圖的美圖用戶對投中網表示,「可以免費使用,但不會購買其推出的周邊產品。」

                            出生於1970年的蔡文勝,來自福建省石獅市,1984年從當地中學初中畢業。1999年途徑香港時,他用幾乎全部身家30萬港元買了人生第一隻股票——李嘉誠兒子李澤楷的盈科數碼,並大賺數倍。后他又做起可以快速致富的域名投資,曾交易過qiyi.com(奇藝網)、fm365.com(聯想門戶網站)、t.cn(新浪微博)、g.cn(谷歌中國)等知名域名,被譽為「域名大王」。2003年蔡文勝創辦導航網站265.com,四年後以數千萬美元賣給谷歌,快錢來得太容易了。

                            對於蔡文勝來說,美圖似乎是一個特別的存在。這從他出任董事長,並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到美圖得以窺出,他也藉此在2017年首次入圍胡潤全球財富榜。只不過,信奉「擁有用戶就擁有一切」的蔡文勝始終無法讓美圖盈利,而曾經看好的機構投資者彷彿早已預見了這一切。

                            B行業解決方案、海外業務等方面進行合作。這引發市場關注,美圖股價也在該日午後迅速躥高。

                            美圖甚至再一次抱起此前是競爭對手的大腿。9月26日,美圖發佈消息稱,與華為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未來5年雙方將圍繞互聯網創新應用、To

                            這樣的結果顯示出,美圖超過3億元的用戶並不會因為用了這些工具,就願意為其周邊產品埋單,而在美圖自身用戶之外,其更加難以受到認可。美圖顯然高估了用戶的忠誠度和購買意願,其試錯的成本不可謂不小。

                            六年虧損超120億,股價暴跌超90%,美圖轉型社交難破局。

                            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是,美圖看重的用戶資產存在流失的問題。2016年12月,美圖上市,總月活用戶達到4.5億,隨後繼續增長至約5.2億,創下迄今為止的歷史峰值,而目前披露的用戶規模為3.08億。這意味着,在兩年半的時間里,美圖合計流失了近1.42億的用戶,其中美顏相機和美拍流失嚴重。

                            美圖上市解禁后不久,多家機構投資者便紛紛離場。2017年6月和7月,IDG、啟明創投、老虎環球基金和創新工場合計減持約7.28億股,套現近62億港元,到2018年中全部消失在美圖披露的股東名單中。據CVSource投中數據,這四家機構參与了美圖多輪融資,披露合計金額為1000萬美元和8次的數千萬美元。在美圖上市后,這些機構及時離場獲益數倍。

                            但美圖並不是沒想過如何賺錢。2013年,智能手機迎來增量競爭的爆發期,美圖決定進入風口,先後推出M系列、V系列、T系列等多款手機(從軟到硬),並在2017年進入電商美妝行業。手機、電商、廣告一時成為美圖對外宣稱的三大核心變現業務。

                            美圖善變:6年虧120億,3億用戶薅羊毛

                            從戰略層面來看,美圖轉型社交可能更加舉步維艱。美圖秀秀的工具屬性決定了其先天缺乏社交基因,尤其是在微信、QQ、微博、陌陌、探探等早已瓜分完社交版圖后,連支付寶布局社交都難逃碰壁,月活規模僅有支付寶約六分之一的美圖秀秀,恐怕更難破局出圈。

                            總體來看,如果按照美圖現在的定位——互聯網公司,這一用戶規模不小,這也是美圖賴以生存的變現基礎。互聯網公司的典型特點就是追求用戶規模,但年年虧損的事實證明,美圖很難把這些用戶變現。

                            2008年,北漂四年的蔡文勝,回到廈門。這時他的域名公司已經做出十幾個項目,但蔡文勝覺得難以都做大,計劃主攻兩個項目,其中一個便是美圖秀秀,由吳欣鴻帶隊負責。

                            這未必能改變美圖的命運,但卻暗示了美圖管理層,以及幕後操盤者的焦慮。市值暴跌致使蔡文勝們——美圖的主要股東,財富縮水超百億。這場十年前就開始的資本遊戲,恐怕還難以終結。

                            美圖2013年以來業績情況(億元)

                            美圖一度最為接近,但其最新市值僅及100億美元目標市值的十分之一。這位曾言「投資需要時間」的天使投資人,最終被反套在了自己的資本遊戲里,未來又將如何作結?

                            同時,困於內部已經缺乏變現通道,美圖對外發起了收購。今年2月,美圖以26.87億港元收購樂游科技(01089.HK)間接子公司DH公司31%的股份;8月底,又以3.95億港元收購招聘網站大街網約57.09%的股權。這兩家公司來頭不小,樂游科技實控人系寧波富豪郁國祥,史玉柱也是其間接持股17%的二股東,而俞敏洪、雷軍及美圖創始人蔡文勝等均參与過大街網的融資。

                            2018年11月,美圖將手機品牌及若干技術授權給小米集團(01810.HK),小米將負責合作手機的研產銷等,美圖可獲得分成,目前雙方合作的首款手機已經發佈。同時,美圖還終止了電商業務,寺庫(SECO.NDAQ)聯營公司ryTry將負責美圖美妝的運營管理。

                            常年虧損,找不到變現途徑,投資者信心漸失,美圖股價持續下跌。截止9月27日,美圖報收1.81港元/股,市值不足77億港元,相較此前近千億市值巔峰已蒸發達92%;其中自宣布轉型社交以來,累計下跌近70%,亦顯示出市場對新戰略並不看好。

                            這是美圖操盤者蔡文勝在投資和創業生涯中面臨的一大挑戰,不幸的是,他尚未找到應對之法,十年前種下的因結出了苦果。

                            今日关键词:解除鼠疫病例观察